九重薇〗 第七百五十四章 皆空(完)

九重薇txt下载|推荐阅读:重生之萌娘军嫂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重生首长的小媳妇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英雄联盟之韩娱巨星
  一人一马相依相偎,只是这样简单的重逢却令苏暮寒焕发出奕奕神采。

  望着这样欢呼雀跃的苏暮寒,乌金悄然拭了把脸上的泪水。他已然听得楚朝晖提起,苏暮寒记忆全失,没想到除却楚朝晖之外,他如今竟还记得墨离。

  乌金悄然走上前走,冲苏暮寒深深行礼:“奴才乌金,这些日子一直在照料着墨离,请少爷允许奴才继续留在它的身边。”

  苏暮寒轻快地点着头,允了乌金留在营地。他望向乌金的目光是那样随意淡然,浑然不记得面前这位随着自己到了无锡、再从无锡到了苍南,最终从苍南伴着自己一路逃亡的忠仆。

  有些记忆注定尘封,连同所有不堪的过往,都成了清风一缕,牢牢封印在苏暮寒心里,再也不肯碰触。

  三年时光弹指一挥间,苏暮寒被塞外雨打风吹,身形比从前健硕,脸上也泛起健康的古铜色泽。因为颇多算计而早逝的童年,却又在此时悄然回到他的身边。

  他时常随着工部派遣的匠人修葺房屋,也学会了种地耕田,最愿意做的事情便是骑着墨离纵横驰骋,偶尔与小李将军在摔跤场上施展一下拳脚。从前那个一心一意匡复大周的少年彻底不在,变成了如今童真烂漫的苏少爷。

  崇明十二年的金秋,迎来了皇太后乔浣霞的七十大寿。

  风调雨顺,政通人和,西霞国内五谷丰灯,就连边城这遥远的北疆都初具塞上江南的盛景。边境贸易虽远不及昔年的丝绸之路,却已经初露端倪,多个部落与民族在此汇集,大有杨柳扶苏之势。

  楚朝晖离京几载,借着为皇太后祝寿,今次终于踏上返乡的路程。她与苏暮寒同乘一辆马车,带着辛太妃与明珠往姑苏皇城进发。

  苏暮寒不舍得边城的大漠苍茫,走时切切问道:“母亲,咱们还会回来么?”

  楚朝晖怜爱地望着他如孩童般纯真的目光,轻快地说道:“为什么不回来?不但是你,连母亲也将根扎在了边城。咱们给你皇祖母做完了寿,在京里过年新年,明年春暖花开,咱们一准回来。”

  苏暮寒欢呼了一声,这才肯挥手与墨离和乌金道别,安静地倚着后座的大迎枕阖上眼睛。

  瞧着这样天真的儿子,楚朝晖从不觉得难过。纵然他的经天纬地之才都杳然不见,难得保有了最初的欢乐。也许选择了遗忘,该是上苍对他最大的优渥。

  依然是三秋桂子,花香满园。凤鸾殿内到处张灯结彩,九重云凤暖座上楚皇后盛装威仪,明黄的飞银覆彩绘绣凤凰牡丹宫袍华美无限,一枝金灿灿的九转如意凤凰钗在发间轻挽,一粒红宝嵌金,端正地垂落在眉心。

  正中寸许长的金玉满堂织锦厚毡毯上,温婉与云持言笑嫣然,正俯身敛礼。

  温婉这几年做稳了建安太子妃的正位,诞下皇室一脉的长子长孙,不仅深得秦恒敬重,还格外得了建安帝欢心,允她参朝议政,出入御书房内。

  云持依然是大红的曲裾深衣,挽着时下流行的飞凤髻,举手投足间少了些从前的飘逸出尘,添了几分雍容华贵,一代贤后的气质婉然。

  楚皇后的下首坐着慕容薇,瞧着二人下拜,忙上前来迎,连眼角眉梢都流露出久别重逢的喜气:“三年之约已至,阿薇只怕两位姐姐分身无暇,今日竟同时到达,当真意外之喜。”

  温婉已然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眉眼间比素日更添了凝厚与端庄,她淑婉地笑道:“君子一诺重逾千斤,更何况太后娘娘七十寿诞,温婉怎舍得不归?”

  如今西霞与高丽一衣带水,两国睦邻友好,常有往来。云持前年曾回姑苏皇城省亲,李承浩还特意送了一批高丽学子在西霞翰林院游学,两下时常往来,到比温婉回京更为方便。

  云持稍稍理了下裙摆的褶皱,优雅地笑道:“姐妹间情深似海,阿薇昔年书信相约,子持不敢稍忘,一直盼着三年之期。”

  再聚首,已是百年身。当年的闺中密友如今各奔东西,三人言笑晏晏间,却又不自觉泪眼婆娑,似有千言万语,一时又不知从何说起。

  便在这时水晶帘子被人轻轻挑起,秦瑶笑着进来回话:“启禀皇后娘娘,禧英郡主在殿外求见。”

  四美齐聚,只差这繁花一枝,闻得夏兰馨姗姗来迟,楚皇后不觉笑道:“她离得最近,来得却最迟,反而弄出这些规矩,还不快些进来?”

  夏兰馨一身朱红绘绣折枝藤萝曳地宫裙,步履缓缓走了进来。她小腹微微隆起,显见已有了四五个月的身孕,此刻两手交叠在小腹之上,颇为小心翼翼。

  先向楚皇后行了礼,然后与这姐妹三个一一相拥。夏兰馨歉然说道:“夜里被这不省心的小家伙好一顿闹腾,五更天方阖了阖眼,因此起得迟了,当真抱歉。”

  如今膝下都有娇儿傍身,这几个做母亲的依然风姿绰约,丝毫不逊当年半分。

  夏兰馨晓得慕容薇一家四口归京,顾盼间不见那一对宝贝龙凤胎,笑盈盈问道:“阿暖与澄儿去了哪里?”

  慕容薇甜甜笑道:“他爹爹晓得咱们今日聚首,只怕她们淘气,领着姐弟俩避去了澄园。”

  儿子的名字取自两人今世初遇的澄园,顾晨箫迫不及待旧地重游,拉着一对古怪精灵的龙凤胎去瞧澄园的古榕树,惹得慕容薇忍俊不禁。

  昔年最要好的姐妹们如今散在四个国家,再要聚首还不晓得哪年哪月。楚皇后瞧着她们合着眼泪的欢笑,不觉目露唏嘘,悄悄招了秦瑶过来说话。

  凤鸾殿外的香炉袅袅燃起,秦瑶依着楚皇后的吩咐执下香案,摆了一壶清茶。

  温水泡茶历久弥香,早该义结金兰的四人各执一杯,以茶代酒拜祭天地,以日月为证,结为异姓姊妹。自此分散四方,各自遥遥守望。

  四人联袂同行,往寿康宫拜寿。离得寿康宫不远,却听得亭亭如盖的一株苍松后头,忽然传出一阵顽皮又欢快的笑声:“母亲,皇祖母赏赐的马鞍当真好看,待我回去便将它配在墨离身上。”

  然后是楚朝晖暖暖的声音:“好,墨离配了这样的好鞍,身姿一定更俊。”

  慕容薇抬眼瞧去,是姨母挽着苏暮寒的手,母子二人正从松树一旁的甬道走过。不再欺霜塞雪的肌肤依然晶莹,边城的风霜添了楚朝晖面上的沧桑,却也添了她心底的欢娱,她的脸上镀了一层浅浅的秋日暖阳,那样温馨而又圣洁。

  横亘了一个苏暮寒,众人之间都或多或少添了些芥蒂,温婉哽咽着唤了声母亲,又目露恻隐望了苏暮寒一眼。

  即使众人走不回从前那般的亲密无间,安国夫人不再是往日的安国夫人,却无负她一贯的端华高贵。楚朝晖含笑扶起温婉,再冲众人轻轻微笑,将她们一一指给苏暮寒。

  母子相依,无论儿子是何种境地,做母亲的依然不离不弃。

  一个个似曾相识的名字在耳迹飘过,全然引不起苏暮寒心上一丝涟漪。他澄澈的目光自众人身上掠过,无有一人能引得他驻足。

  爱恨情仇,果然万事皆空。

  正文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夏至未至主神欢迎你婚然天成,帝少的暖心妻邪王独宠:悍妃很嚣张道门振兴系统

    sodu | 搜本书手机版 | 网站地图